野外劇場甘苦談

 野外劇場的故事可以說從培訓當天就開始了,一本二十幾頁的工作手冊上,密密麻麻的寫著未來一個半月的工作內容,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演出組的工作都是第一次經驗,內容有看沒有懂,當下的我們除了傻眼還是只有傻眼吧,只能在心裡偷偷想著之後該怎麼度過這五十幾天在童玩節的日子。

 

 五十幾天的日子裡,除了每天汗流不完以外,舞監大人的命令不能違抗,大小事都很要求,一隻髮夾都不行,二十幾隻眼睛永遠抵不過一雙眼睛。

 

 舞台上的細沙落葉掃不完,每天都要用掉好幾卷黑膠帶,下雨天的後台都是水,抹布兩桶都不夠用,每天都在和時間賽跑。

 

 立牌記得搬,節歌準時放,團隊提早call下來,樂器不要忘記上,即使迴廊是天堂區,還是要擔心毛毛蟲掉到身上的危機。

 

 颱風天來撤場撤到手軟,大小東西都要搬進快換間和休息室,復園更有掃不完的樹葉、洗不完的椅子和擦不乾的舞台等著和大家見面。

 

 每天都有不同的遊客,紅龍的功能超低,因為遊客總是想要闖進後台上廁所;椅子永遠不嫌多,因為遊客總是比我們想的還要會搬。

 

 剛開始覺得是一段很長的時間,但是看著辦公室牆上倒數的日子,才發現原來過得這麼快

 不用再聽一樣的音樂聽到爛掉;

 不用再一用對講機就開始緊張;

 不用再趕中走道的遊客;

 不用再有邀舞就尷尬的站在台口;

 不用再面對可怕的碎碎念;

 不用再當移動垃圾桶;

 不用再對著無理的遊客假笑;

 不用再搬椅子搬到瘋掉;

 也不用再吃難吃的便當;

 但是或許以後想起來這一切都是值得會心一笑的事情,

 我們會開始懷念起這些曾經讓我們翻白眼的人事物,

 更會想念在這個暑假所建立起來的感情。